酒業文化

銷售熱線:0710-2215999
電話傳真:0710-2822053
企業郵箱:guxiangyang01@sina.cn
公司網站:http://www.ic10ud.com
老廠址:襄陽市襄州區肖灣路8號
新廠址:襄陽市襄州區深圳工業園南區襄酒路9號

酒業文化
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-> 酒業文化 -> 酒業文化

中國古代詩歌中的酒文化

發布日期:2016-01-16 11:47:19 瀏覽:518次

魏晉詩歌中的酒文化

從東漢至魏晉的二百年間,內憂外患接踵而來,政治黨派對立,黨錮之禍時常發生,而文人則首當其沖。在這種社會環境下,儒學衰微,許多文士被迫害,如嵇康、楊修和建安七子中的孔融等。面對政治紊亂,同僚被害的局面,魏晉文人多裝聾作啞,寄情聲色,或談玄道佛,或隱居田園。更有一些郁郁不得志者,借酒澆愁,傾瀉慷慨或悲涼的生命之歌。

魏晉文學分為幾大流派,以曹氏父子為代表的建安文學,以阮籍、嵇康等為代表的竹林七賢的正始文學,以及陶淵明的歸隱田園詩歌。他們雖文學主張不同,風格各異,但皆有以酒為“酵母”引發的佳作,在他們的“酒”文字中或隱或現地流露出了他們對時代的情感。曹操的一句“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”,便是“魏晉風流”的真實寫照——沉溺酒中,無為而任性。

長期的社會戰亂離愁,過于輕易的生離死別,妻離子散,使他們意識到生命的短暫和可貴,改變了他們的人生哲學觀。張揚個性、醉生夢死、不受拘束的生活方式成了他們的不二之選。由此衍生出一群特殊的“風流”名士,他們以飲酒、服藥、清談和縱情山水的生活方式為時尚,對于政治,呈無為之態,率直任誕,清新脫俗。

魏晉文人縱情于酒,但“文人雅客”的身份讓他們對飲酒的環境、對酌對象和對飲方式等都有著獨特的追求。

在環境上,要求優雅舒適,流暢快意,且遵循“春飲宜郊,夏飲宜庭,秋飲宜舟,冬飲宜室,夜飲宜月”的原則。如張正見的《飲酒》“當歌對玉酒,匡坐酌金罍。竹葉三清泛,葡萄百味開。風移蘭氣人,月逐桂香來。獨有劉將阮,忘情寄羽杯。”看,盛夏之夜,邀一好友,坐于庭中竹下,聽風吹竹葉之輕鈴,聞風送蘭桂馨香,盛酒之器須得金罍,還得是明月當空,邊樂邊酌,共敘感慨。集天地人和四素于一體,只為莫負杯中美酒。

魏晉文人不僅追求飲酒環境的優雅,也強調“合適”的對飲之人。沈約送別范公時,曾邀其共飲,并賦詩作別曰:“勿言一杯酒,明日難再持。”別說這小小的一杯酒,待老兄你走后想與你共飲都難再持杯了,離別的感傷不言而喻。而陶淵明的《擬古》其三“日暮天無云,春風扇微和。佳人美清夜,達曙酣且歌。”美酒佳人相映照。

在飲酒方式上,追求高雅的境界,必須琴瑟和鳴,詩酒共飲。就是邊彈琴,邊歌舞,邊飲酒,邊賦詩。嵇康說,“濁酒一杯,彈琴一曲,志愿足矣”,想必這也是當時大多數文人的簡單而理想的生活。

唐詩中的酒文化

詩酒結合最鼎盛的時期,當屬唐朝。唐詩中的酒文化,是情、酒、詩三者的相互交融,相得益彰。

唐朝自立國之初至安史之亂,國勢強大,社會安定,經濟繁榮,交通發達。加之國家政策開明,朝廷百官宴游,唱詩互和,以為談佐之樂。這些共同促成了唐詩空前絕后的繁盛之勢。詩人多愛飲酒,詩歌的繁盛隱映著酒文化的發展和繁榮。可以說,許多膾炙人口的千古佳作是酒后興起而作。詩人借酒表現自己豐富而復雜的情感世界,不經意間也展現了唐代的酒文化;酒文化又反過來促進詩歌的發展,正所謂詩酒相融成一家。

唐詩中寫酒的詩作繁多,從它對酒和酒器的稱謂便可探知一二。詩歌中酒的別稱豐富多樣,且區分細致。清酒叫“醥”,濁酒為“醪”,苦酒作“圣”,紅酒作“醍”,白酒當“醙”;未過濾的酒可稱綠蟻、浮蟻、椒漿、燒酒、臘酒、壺漿、酒醅和醽醁等;而釀造材料不同,酒名也不同,葡萄酒、菊花酒、黃花酒、桂酒、竹葉春和梨花春等等,不勝枚舉。與酒相配的酒器也是紛繁多樣,盛酒之器有缸、甕、尊、罍、瓶、缶與壺等,飲酒器具有杯、盅、壺、卮、盞、鐘、觴和碗等。

唐詩中不僅酒與酒器名稱多樣,其飲酒場合也十分豐富。

首先,宴會親友,敘團聚之喜悅。“流落時相見,悲歡共此時。興因尊酒洽,愁為故人輕。”(張繼《春夜皇甫冉宅歡宴》)偶然的久別重逢,喜上眉間,煮一壺清酒共飲暢敘。此刻,再多的悲愁也將散盡,他鄉遇故知的喜悅之感溢于言表。唐代寫酒的詩歌中,宴會酒是其重要的組成部分。

其次,餞行好友,嘆離別之情愁。好友將遠行,作為其摯友,為臨行客設餞行宴。此間共同回味兩人之間的美好友誼,為其送上最真誠的祝福,并表達自己的綿綿離愁,這是唐朝大多數文人會都有的餞行之舉。“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”多少離愁盡現于此。

再次,犒饗將士,詠為國捐軀的英雄豪邁。唐邊塞詩中,那些為國守邊的將士,他們心中既有報效祖國的豪情,又有背井離鄉,遠離親友的悲戚,于是借助酒興,在荒涼大漠的襯托下,譜寫出無數悲壯的戰歌。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飲琵琶馬上催。醉臥沙場君莫笑,古來征戰幾人回。”視死如歸的悲壯和激昂令人欽佩。

最后,小酌獨飲,抒人生之感慨。唐朝詩人們或感慨人生的仕途失意,懷才不遇,或悲嘆生命旅程的坎坷艱難,或發泄放蕩不羈的情懷,所有的感情最后都付諸于杯酒之中,以酒抒情,托物言志,詠成許多千古詩酒作。“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。”悠然之態盡顯于前;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劍四顧心茫然。”苦悶的內心可見一斑;“新豐美酒斗十千,咸陽游俠多少年。”的少俠之氣頗具感染力。

總之,唐代詩人將自己的喜怒哀樂傾注于酒中,吟詠出生命的千姿百態。他們反復醞釀,促就了醇厚而濃烈的酒文化,也促成了唐詩在中國詩歌史中舉足輕重的重要地位。

宋詞中的酒文化

酒是宋詞中出現頻率最高的意象之一。與唐詩中抒發家國民恨來體現酒文化不同,宋詞主要是圍繞詞人的個人生活而展現酒文化的。酒與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,文人墨客愛飲酒賦詩,江湖俠客喜以酒會客,士大夫則以酒待客。酒酣復醒,作詞一曲以記之,恰似“一曲新詞酒一杯”。

宋詞因風格差異被劃分為豪放與婉約兩派。豪放派詞作中的酒,是豪邁或悲壯的濁酒。“一壺濁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談笑中”,故友相逢,濁酒一杯,淡盡古今萬千事,所有的的灑脫和豪邁,只在這杯濁酒中。又如“濁酒一杯家萬里,燕然未勒歸無計”,將士離家千萬里,歸期無望,對家鄉的想念,全付諸此樽濁酒。也許,濁酒的強勁可以沖淡詞人對家的思念,亦或醉后才是歸期。

與豪放派雄渾的濁酒相比,婉約派詞中的酒,是溫和而優雅的清酒。婉約派的詞作多含淡淡的兒女情愁,其詞句工整,讀起來朗朗上口。“午醉未醒紅日晚,黃昏簾幕無人卷”,熏醉的少女,紅日黃昏,久未曾動的簾幕,一切都顯得溫婉而靜謐,字里行間卻還流露出幾分怨懟。又如“兩地離愁,一尊芳酒,凄涼危欄倚遍”彈琴寄恨,都不減相思,便只能倚遍危欄,借酒澆愁,心中無限的幽恨。

 不得不提的是,基于一定的時代背景、社會風尚和男性文化等因素,宋代女性文學的繁盛也與酒結下宿緣。這時期涌現出很多女性寫酒的詞篇,為宋代文學史增添輝煌。

女性文學與酒結緣,使女性能在其精神世界暢游,在其作品中流瀉滿腔情思,印刻生命的痕跡。她們或傾吐纏綿的真情,敢于借酒向心儀的男子進行心靈對話;或感慨命運的悲憫,用一盅苦酒醞釀多少芬芳的篇章;或暢敘現實與理想的背馳,在酒中尋找渴求的幸福。所有這些情感,在李清照這位宋代才女的身上,體現得淋漓盡致。她在酒中尋找寄托不得而孤獨,又于酒中享受到孤獨,后終于孤獨,以酒為伴,借著醉意書寫她悲戚的一生。

“世間何計可留春”?“唯有,清歌一曲倒金樽。”就讓所有的情感都化解在這杯酒之中。

版權所有 © 2018 中國·湖北古襄陽酒業有限公司 鄂ICP備18012721號-1 技術支持:億網網絡

青青视频 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 久青草原视频 2017伦理电影 青青草原在线,国内偷拍在线精品,天天色,天天干,天天操,天天射